澳洲行——悉尼的傍晚

来源:九封情书网 时间:2017-03-30 17:00:29 责编:九封情书网 人气:

在悉尼的几天,嵌入我记忆的人和事还真是不多。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悉尼港傍晚的云霞和悉尼大学草坪上那些面对书本稚嫩的脸颊。

说到澳大利亚,说到悉尼,恐怕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悉尼歌剧院的。悉尼歌剧院几乎成了澳大利亚的标志,成了悉尼的象征,从某种意义来说,它代表了这座城市的灵魂。走在悉尼歌剧院前的广场上,落日的余辉已经洒在海面上。此时,国内正是春意融融,而这里却落叶如蝶,漫天飞霞的秋日况味已经愈加浓郁了,回首眺望皇家植物园,给人一种“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错觉。水洗一般的天空湛蓝得出奇,没有一丝杂尘,晚霞毫无保留地洒落,染透了这座城市的上空,海面上风平浪静,岸边的树叶似乎安分地守候着夜幕的降临。三三两两的海鸥在人们头顶上懒懒散散地盘旋着,歌剧院在晚霞的映衬下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套。海面的颜色开始泛黄,泛金,泛红。

除了儿时偶有这样的景象,很多年没有看到过如此澄澈的傍晚天空了。

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天空,这样的海域,这样雄浑而秀丽的建筑,我更愿意相信行走就是自我放下的过程。人们常会用“说走就走的旅行”来表达一个人背上行囊,走近自然的果敢和洒脱。说走就走的旅行,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我也难以做到,然而每一次旅行,我从来不曾后悔过,哪怕途中有过不尽兴,有过不如意,甚至经历险境,我都认为是人生履历中一次潇洒的体验。何况此时此景,总觉得是上帝对我的一种青睐和眷顾,我拥趸感激。想来,麦考利夫人一定也是在这样晚霞漫天的时刻,思念故乡,盼望丈夫归来,静静地等待船队的回航。如今,她的那座“石椅”日复一日,秋水长天,与落霞孤鹜供万里,把友善与温情永远留在了悉尼港湾。

海岸边的路被晚霞铺就成了橘红色,远远的,一对年迈的耄耋夫妇,互相依偎着从远处缓缓走来,那位老先生步履蹒跚,一瘸一拐,好像一只脚有残疾似的,手也不是很利索,可能是中风后遗症,那位老太太紧紧地搀扶着他,就象搀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边走边低声地招呼着,“steady,besteady,boy!”(慢慢地,稳点),老妇人紧握老先生的双手,生怕有个闪失。两人慢腾腾一路走着,且行且语,他们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温婉的笑意。看着这对老夫妇远去的逆光剪影,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步伐是那样的从容自信,恬淡怡然的神情处于一种超然的境界。他们的背影在夕阳中拉长,拉长……让我想到了故乡,我的外公外婆。

依然在很清晰地记忆中能想起故乡霞光里一幕幕场景:年迈的外公总是搀扶着外婆,每日每日在夕阳中缓步,而我,有时候会跟在他们的影子后面,神头鬼脸地戏闹玩耍。还有那些拉着牛扛着犁晚归,累了一天的父老乡亲,他们和牛都走得很慢,霞光中,他们会唱着长长的歌谣,渐渐地走远,直到被某个破旧的茅草屋挡住了我的视线,有时整个村落全部沉浸在霞光之中,这些让我过早读出了乡下农耕人的辛劳,我远远地望着房屋黑幽幽的逆光背景,幻想着弯过村口大树下那条小路的前方是什么,是山还是水……逝去的外公外婆会在另一个世界的晚霞中徜徉吗?

此刻,我的幻觉侵扰着我,刚才是不是我相濡以沫的外公和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