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休闲.时光]好想对你说我不喜欢你(四)

来源:九封情书网 时间:2017-03-26 17:01:25 责编:九封情书网 人气:

(2)当天晚上,林溪做东,请汉斯在珍珠楼吃饭。这地方可不便宜,林溪下了很大决心才把请客地点定在这儿。汉斯不斷打量林溪,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认识林溪三年了,这是他头一回在如此豪华的地方请客,以前他们也来过几次,不过都是汉斯买单。“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饭吃到一半时,汉斯终于沉不住气了。“林溪,你心里一定有事。别骗我,我看人还是很准的。”“下午在学校,我收到一封信……”林溪放下刀叉,喝了一口红酒,脸上泛起一缕迷惘的神色。“一封信?哪儿寄来的?”“中国。海南。我的老家。”“谁写的?”“不知道……”“切!你丫又给我绕圈子!”“我没骗你。我真不知道……”林溪极力表白。汉斯还是不信,刚想说什么,程嘉嘉突然出现在面前。“远远就看见你们了。”程嘉嘉高兴地坐在林溪身边,伸手捅了捅汉斯,“来这儿吃饭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我就坐在那边,都快吃完了。”汉斯手指林溪。“这小子事先也没告诉我,直接把我带到这儿来。”“这样吧。”程嘉嘉调皮地摸了摸林溪的白金耳钉,扭头冲汉斯笑着说,“看在二位这几天陪我到处疯很辛苦的份儿上,这顿饭我请客。”“别呀!”汉斯不乐意了,对程嘉嘉说,“你要请客还是等明天吧。你知道吗,我认识林溪三年了,头一回见他这么大方,肯在这么高端的餐厅请我吃饭。这回怎么着也不能便宜他。你还是明天请吧。”程嘉嘉回头看着林溪,伸手揪了揪他那染成金色的头发。“听汉斯说你家里也挺有钱的,干吗总是装出一副穷酸样儿?我告诉你,现在的女孩都不喜欢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你别听他瞎掰。”林溪瞪了汉斯一眼,“他也不是什么好鸟。”汉斯哈哈大笑。“嘉嘉,知道林溪为什么请我吃饭吗?想知道原因吗?”“什么原因?”程嘉嘉好奇地看着汉斯,又回头瞅了瞅林溪。“他呀,收到一封奇怪的信。”汉斯放下手中的啤酒杯,表情和动作故意弄得很夸张。“一封不是从月球就是从火星寄来的信,而且出自一个神秘人之手。林溪不知道对方是谁,非常郁闷纠结,所以决定请我吃顿大餐,好让我帮他解惑。林溪,我说得对吗?”“林溪,你真收到一封神秘的信?”见林溪点头,程嘉嘉好奇心顿时大起,拽着林溪的一只胳膊,“什么样的信啊?里边都写了什么内容?”林溪若有所思盯视着杯里的红酒,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程嘉嘉又把脸转向汉斯。“什么内容?你知道吗?”汉斯面带微笑,耸肩摇头。“这事儿刚说了一个开头,然后你就来了。”“林溪。”“嗯。”“信的内容,不想让我知道,对吗?”程嘉嘉目光纯纯地看着林溪,“我知道自己是个女生,而且只有十七岁,你们男孩子之间的有些事情……”“其实也没什么。”林溪打断她的话,把信掏出来放在桌上,“真想知道里面写了什么,自个儿拿去看吧。”程嘉嘉生怕林溪反悔,一把抢过信纸,身子朝汉斯那边挪了挪,两个人脑袋贴着脑袋一起读起来。那封落款没有署名的信是这样写的:林溪,丫了个呸的,不要以为偷偷躲到冰岛,我就找不到你了。告诉你,只要爷高兴,随时找人废了你!不过爷要嫁人了,心情大好特好,就不想再与你这小浑蛋計较了。咱们过去的旧帐,都特么的一笔勾销了吧。可是林溪,爷的婚礼你必须参加。爷对老公说了,新郎的伴郎非林溪那孙子莫属。你敢届时不回来,耽误了我的终身大事,我一样找人做了你。什么冰岛大学,什么托宁湖畔的别墅,什么通晓中国话的洋鬼子汉斯,这些在爷眼里通通都是浮云。到时谁也救不了你。孙子,接到信立马给爷滚回来。无论翼装飞天、海底潜水、驾滑翔伞、脚蹬滑轮,或是开你那辆白色的破越野车,我都没意见,总之快点给爷滚回来。“哇!林溪,没想到你的前女友还是黑社会的大姐大?”看完信,程嘉嘉目光惊讶看着林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的佩服,“真不赖呀!黑社会老大你也敢泡,而且还泡得让人家多年来一直忘不了你。话说当年你出国敢情就是为了躲她?信中提到的‘过去的旧帐’是指什么?”说到这里,程嘉嘉顿了顿,似有所悟地手指林溪,忽然大笑起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搞大人家的肚子,然后又把大姐大无情地抛弃。唉,兄弟,这事搁谁头上都不会乐意的呀。要是我的话,别说是三年,连三天都不会让你活下去。”“什么呀!”林溪抬头瞪着对方,“你一个高中生说这些说得这么顺溜,好像自己谈过恋爱大过肚子似的……”“我当然没有啦!”程嘉嘉笑着说,“我这不是在帮你分析,指出你的症结所在吗?嗷,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啊?这年头这类始乱终弃的事情多了去了。”“谁始乱终弃了?”林溪一脸无辜地看着两人,无奈地摊开双手,“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更不知道她是谁。我可以对天发誓,在我二十一年的人生里,压根儿就没碰到过这样的女孩。这事真是莫名其妙!我想对方一定搞错了,把给别人的信错寄到我这儿了。”“说得也是哦。”程嘉嘉笑嘻嘻地看着林溪,语带嘲讽,“我想那位大姐大一定搞错了。她要找的人一定和你重名,同时这个人也在冰岛大学留学,也有一个叫汉斯的好朋友,也像你们俩一样住在托宁湖畔的红顶别墅里,同样喜欢翼装飞行、海底潜水、驾驶滑翔伞、玩滑旱冰,同样开一辆白色的越野车。我操,林溪你他妈太幸运啦!冰岛这么小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走,咱们这就瞧瞧去。如果那家伙真存在,与你一样高、一样帅,姐立马收他做压寨男神。姐也不考大学了,直接跨越式发展,十七岁提前迈入幸福的婚姻殿堂。从此双栖双飞,一起踏破世界各地的名山大川。”“你不相信我是吧?”林溪白了程嘉嘉一眼,双手抱着脑袋苦恼地说,“我现在整个人都懵了。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从林溪的反应判断,汉斯知道他是无辜的。“林溪,信封上应该有寄信的地址和联系电话吧。”林溪点点头。“有。”汉斯说:“那就好办。”吃过晚饭,二人先送程嘉嘉回酒店,然后来到托宁湖畔的红顶别墅。通过两小时的长谈,林溪接受了汉斯的意见,决定回国一趟,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林溪可不想无缘无故横尸冰岛街头,更不想被人误解自己曾经和国内的黑社会有过来往。他确信从来没有交过这类朋友。别说是黑社会的大姐大,就连那些底层的虾兵蟹将,林溪一个也不认识。信到底是谁写的?林溪想起过去的岁月里,自己的生活里曾经出现过的两个女孩:章静怡、陆菲。但她们一个是大家闺秀,一个是家族大企业高管,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白富美,无论从性格、修养和家庭背景,都不可能写这种信。到底是谁写的呢?林溪百思不得其解,决定第二天动身回国。机场告别时,汉斯与他深情拥抱。汉斯是个好人,三年来对林溪各方面都很照顾,林溪打心眼里感谢他。“汉斯,有机会一定来中国。”林溪向汉斯发出邀请,“我会像你对我一样,尽地主之谊。”“好。我一定去。”汉斯爽快地答应了,同时提醒林溪,“你可别不回来了啊,还有一年你才毕业。等你毕业了,我想让你留在冰岛,我们合开一家前往北极探险旅游的公司,专做中国高端游客的生意。”林溪笑了。“哥们放心,只要不死,我一定会回来。”(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