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来源:九封情书网 时间:2017-03-09 15:58:30 责编:九封情书网 人气:

常与母亲登山。

山巍峨而雄伟,直耸入云,野路泥泞而崎岖,延绵无尽。或许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不畏艰险与迎难而上,我似乎总是丢下母亲,独自走在队伍前端,用脚去征服群山。

一次休息,我蹲在一块大石上,看着身后相互搀扶而至的队员,妈妈背着沉重的登山包,微微喘着尚未平复的急促气息慢慢踱过来。我捎带骄傲地揶揄她:“怎么这样慢,我早就到了呢!”妈妈靠在石头上,抿口水:“刚才下坡路那样疾,没有扶手,还是湿滑的土路,一个女的,险些滚下去呢!你跑那么快,不怕摔着呀!”我一惊,方才的路虽陡,可我并未在意,抓着竹子猴儿般蹿下来,但我没想到妈妈会担心。

“好吧,下次我慢慢走,等你好了。”话一出口我才发现自己早已忘记等待,连等母亲都不愿了。犹记得儿时母亲陪我在街上走,我总是在一些卖新奇饰品和有小动物的店前驻足,带着好奇与欣喜望着,可以发好一会儿呆。可一旁的妈妈从未显过一丝不耐,总是宠溺地任我停留。有时我突发奇想拐进游乐园,她也会耐心地在不远处等待,以便我能第一时瞧见她。而现在的我,连放慢脚步,等待走的稍慢的母亲都不愿,真是不该。况且我明白,妈妈虽爱赏这一山美景,可这险阻的山路是极不愿行的,她膝常痛。来爬这山,也全是为陪我,这何尝不是等待?

休息时间过了,队伍再次起程。依旧是绵延而上的崎岖山路,我携起母亲的手,过了一个转角,坡一下子陡起,我一步上前,转身伸手拉住妈妈,将她拽上。妈妈膝盖不好,爬山时步子也就不自觉地缓了,遇到稍高的石阶,便会有些力不从心,每逢这时,我便伸出手为她担力,替她找准坚固的,可靠的石块,先一步行上,后助她走最简的径,最实的阶,小心翼翼地扶着她,避免受伤。我等待她颤颤走过危危吊桥,搀扶她稳稳立于溪间石块,帮助她恂恂援上陡峭山壁。

我明白,这次该换我等待,等待背脊渐弯,乌发渐白的母亲,为了她的安心,也为了在等待的同时,更好地去携起她的手,助她走在前方的道路上。

犹记儿时,慈母等待,临行密缝,而今母老,换我等待。而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等待是我们对父母多年付出的最好回报,是我们报以父母最赤诚的爱,让我们放慢脚步,等待逐渐老去的父母,携起他们的手,搀扶他们走在人生路上。让我们以待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