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最美丽的时刻结束。

来源:九封情书网 时间:2017-02-27 09:28:49 责编:九封情书网 人气:

常常想割开自己的手腕看一看静默的血管里流动的究竟是什么颜色的血液,应该不是红色的吧?我想象自己身体里流动着惨白色的液体,就好像我的肤色一样。社会像是一个混和着各种颜料的大染缸,而我却只能蜷缩着在网络背后生存。选择it业作为职业只是逼不得已。我无法推测,这样一个以网络为生的女孩如果在帷幕拉开时献身将会是怎样的惶恐,当所有的伪装和真实被揭露,就好像一个被脱光了衣服的女孩被当众展示一般难堪。这是半年以来面临的第三次失业。当总管解雇我的时候,我已经学会控制自己暴烈的脾气,我只是简单地对他微笑,然后去财务科拿了为数不多的遣散费,整理了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去。走在风里,看到乞讨的老者,他身上带着明显的残疾,可是,我只是简单地走过,同情弱者的心思早已断送,不知道在何时,我已经忘记那种无法救助弱者的悲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冷漠的微笑。生活就是残忍的,毫无人道可言,如果我把自己兜里仅剩的钱给了他,我不知自己将以何种的方式存在下去。我无力去深思其中的职责和权益,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自己,或许自私,或许吧。其实,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自私。我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被抛弃的感觉,我以为自己不再在意。可是,当那辆大客车在我面前轧然停止的时候,我的思维在前灯炫目的亮光中定格。似乎倒霉的时候,不顺心的事情都会接踵而来,每天坐的公交车莫名其妙地变了路线,停在一个并不熟悉的地方。那个黑暗的胡同让我厌恶,身边走过的一群小混混对我吹着口哨,我加快脚步,然后奔了起来。终于到家了,随着身后的房门被我沉重地关上,肩膀开始颤抖,然后,我啜泣起来。踢掉鞋子,我光着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找那条已经被遗忘很久的三五。然后,坐在卫生间里,我狠狠地抽烟,三五浓烈的味道冲在嗓子里,很呛的感觉,开始拼命咳嗽,好像要把五脏六肺都呕吐出来。我不适合抽烟的,我知道。这是j走失之后的第一次。分不清是痛苦的泪水亦或是被烟雾刺痛后的结晶,我感觉这些冰凉的液体在脸颊寂寞地划过,然后那个叫jey的男人的温柔的笑脸在眼前闪烁,再次,我疲劳地闭上眼睛。记得很久以前有一部很红的漫画叫《双星奇缘》,主角的真名是jey和roy.那个时候的我深深执迷在这个简单又温柔的故事中,即便在很久的今天,双子塔坠落,在烟尘中不复存在,我依然无法忘记当初的情怀。那个下雨的夜晚,我在朋友的咖啡店里突然兴起,坐在钢琴前,演奏最爱的曲子《致爱丽丝》,然后他径自坐在我身边,与我四手合奏。他的介入,我毫无准备,可是对于他奏出的美妙旋律却并不惊讶。他有着一双极美丽的手,修长而白皙,足以让每个女人嫉妒。一曲终了,他优雅地对我鞠躬,然后亲吻我的手指。抬起头,我看到他眼中闪烁的光彩。你好,我叫jey.jey?我微微蹙眉。是的,jey.他笑了,露出兽样雪白的齿。他有明亮的眼睛,希腊式漂亮的鼻子,弧线坚毅的嘴唇和整洁清爽的短发。只是,最耀眼的莫过于他温柔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中犹如冬天的暖流,让我忘却该死的雨天。知道吗?你的手指很漂亮,天生就是用来演奏的。我也淡漠地微笑。他是温柔的男人,会在雨后吻去我发丝上的水珠,会在冬天的寒风中把我冰冷的双手放进他的口袋,会在深夜里买我喜欢吃的香草蛋糕等在我的门口,然后一边看着我小口小口地吃,一边满足地微笑。jey说我像个孩子,总是一个人把寂寞埋在最深的地方,不让别人看到,好像《东京爱情故事》里的莉香,用羸弱的肩膀承担起一切的罪责,甚至是不属于自己的包袱。夏,这样太累了。jey说。我只是没有办法放下来,我已经走得太远,无法回头。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无力地用额头碰触他有扎人胡子的下巴,这是一种很安全的感觉,然后,我会在他怀里沉沉睡去。我们刻了一对挂件,上面有对方的名字,他的名字挂在了我的手机上,而他的车钥匙上挂着我的。情人节的时候,除了大束的香水百合,他还把带了四年的护身符送给了我,那是一个做工精致的藏饰,铜制的外壳上已经因为岁月的磨砺泛上淡淡的绿色;绳子是用墨绿色和深咖啡色的粗绳扭成,显得坚韧而素雅。

戴着它,你会幸福的。jey,我轻轻地从身后抱住他,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感到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只是非常轻微的一下。然后,他离开我的怀抱,坐到钢琴前,我弹首曲子给你听。简单而柔软的音乐在他的指尖流泻,宛若身穿素白长裙的女孩在小涧轻轻飞舞,这是我从未听过的曲子,可是,我却感到它在我的灵魂中肆虐地奔走,流窜在每一个细胞,无法停止。jey说,这是为你写的,只是我想不到名字。我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掉了下来,jey,为什么你要让我这么幸福?我真的不能相信这是属于自己的。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恨我吗?不会的,你不会走的,jey,不是吗?对他的话,我不置可否。jey,我幸福得要死掉了。当jey把那条黑色的小狗抱回家的时候,我开心得几乎要昏倒。它并不是什么名犬,只是,它看起来是这么得小,这么无助,我把它抱在怀里,再也不愿放开。夏,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让它陪伴你吧。jey说。jey,它有名字吗?我叫它j,和我的名字很像,是吗?jey笑了笑。j,我的j.我搂住它小小的颤抖的身躯,幸福地靠在jey的怀里。刚开始的一个月,jey每天都会打来电话,告诉我他一天的经历,或许发发